訪 鄧守信教授(前所長)

一、您能不能談談1997年的事件。

鄧:我對這件事的始末不是那麼熟,當時就是看見那些白布條抗議美國帝國主義,而范力沛先生回來協助處理。

二、您對整理所史有什麼建議?您認為ICLP該如何找到歷史定位?

鄧:我覺得整理校史很好,但要有奉獻的精神。這些資料過去都是董事會的,不能只有你們做,還要邀請董事會和清華大學。原因在於IUP離開臺大到了北京清華,而臺大自己組成了ICLP;教師原班人馬或許和當時的IUP有關,空間也和當時的IUP有關,但是其他的部分都與IUP無關了。所以你們可以做ICLP組成以前的情況,但是所史整理的問題,就是你們對外公開拿出IUP名號來,說這是ICLP的前身,那就有法律的問題了。我認為就像不能把大陸聯合國的組織說那是我們當時的前身一樣,斷了,就沒有那個名分了。因此,你們整理所史前,得先把這大前提澄清了再說,而且要有個官方的計畫,比如:你們覺得臺大要你們做什麼?對臺大有什麼好處?整理好了以後放在哪裡?

IUP是臺大跟美國董事會的合作項目。臺大就提供七號館教室,提供的部分大概很有限,剩下的就是他們帶來的。臺大提供的只是空間,就連我的薪水、旅費都是美國付的,全部都是他們給。所以IUP跟臺大只是一個合作關係,是臺大過去國際項目的一個,項目是臺大的,但IUP不是臺大的。ICLP也不是臺大的吧?至少當時不是,是為了求存。我們也沒有董事會,怎麼會產生一個ICLP呢?IUP是美國國防部的一個項目。

陳:鄭恆雄教授是當時IUP在臺大的董事。要怎麼讓IUP跟臺大產生實質關係?最好的辦法,就是有位董事每年參加董事會。鄭恆雄教授當時曾經參加過一年的董事會,第二年是由林耀福院長帶著梁所長開過兩次董事會,所以當時雙方有過兩年的關係,然後就斷掉了。

鄧:那兩年是關鍵,應該去了解。

陳:當時臺大實際上的運作是把ICLP列為校長室的託管單位,不是在正式體制下,所以我們的身分很尷尬。

鄧:ICLP是文學院的一個組織嗎?當時如果是文學院的一部分,必然是臺大組織的一部份,也必然有公文。像現在ICLP一進入臺大的編制,文學院就指派所長、副所長來管理。

三、IUP離開臺灣時,臺灣政府的態度如何?

鄧:呂秀蓮當副總統的第二年,就說應當把IUP叫回來,不要考慮經費。由於政府有政府的一些考量,前副總統呂秀蓮知道IUP離開是臺灣的損失,所以她就說不管代價多大,應該把IUP叫回來。

四、能否請您進一步談談IUP和美國政府的關係?

鄧:IUP董事會主要工作只是撥款。董事會組織起來後,由幾所大學來分擔經費,也就是說IUP與美國政府沒有任何關係,就是一個被我們承包的項目,需要各大學提出一個鼓勵語言學習的教學方案,譬如要多少獎學金去支持多少的博士生、碩士生等等。第一年只有史丹福大學自己得到這筆經費,1963年才是史丹福大學邀請其他大學來共同享用這個資源,成為聯合的計畫。

五、您當時怎麼會接下IUP所長的任務?

鄧:我活躍呀!我不但漢語好,英文也好,再說我在華語教學界也很吃香。於是他們說就是鄧守信啦,這是很大的榮譽。

六、您就任以後怎麼經營IUP呢?

鄧:范力沛先生很清楚地說:「你是我的代表,你去執行我的理念,有任何的修訂,都需要我同意。」我只是來IUP一年協助執行,經營都由范力沛負責,什麼事情我都得向他報告,需要他批准。

七、關於IUP的發展,范力沛教授所規劃的方向是什麼?

鄧:他對IUP的規劃比我們都廣多了,他是漢學家,我只是華語教學者,我負責學生的漢語進不進步,其他漢學是范力沛先生的領域;語言只是漢學的一部分,是漢學家的工具,我提供工具,他們則是提供研究方向的。所以,當時我的老闆就是這些哈佛、普林斯頓的漢學家,我們只是小兵,因為語言是為漢學服務的。
范力沛先生當過一年所長,我和他的關係是我是執行秘書,他是總幹事,我是在地經理(field director),在當地指導。其他漢學的領域由董事會負責,語言老師則是由我管理。

八、IUP當時的專書老師負責什麼工作?

鄧: IUP全名就是語文研習所,所以金嘉錫老師、陳舜政老師等專書老師,就是提供文言文的訓練,要讓學生有那個工具;至於他們研究什麼、博論寫什麼,就是他們跟美國教授的事了。

九、能否請您分享當時對所內老師和行政老師的管理?

鄧:我能關心學生的,就是語言進步的情況,至於生活上,他來找我,我就參與,不找我談,我就不參與,老師也是如此。教學是我關心的,所以為了幫助學生進步,我舉辦了許多活動,像演講、活動參訪、鹽水蜂炮等,我都跟著去。另外,我對老師的要求,就是語言要教得好,語言各種的新研究成果也要懂,不能只是當錄音機,因為學生需要各方面的刺激。所以當時我們有讀書會,老師們要知道新的看法,不能只是教書匠,因為你們教學的對象將來是美國政府的官員、大學教授,要給他們宏觀和微觀的訓練。因此,我對老師的要求很高。

十、您對所裡的華語教師有什麼樣的期許?

鄧:你要說的是IUP當時嗎?因為ICLP就是另外一回事了。如果在IUP,老師就是我的下屬,你必須要達到我的要求,因為我是在地的老闆。

林:就是很紮實地讓老師學習語言本體。

陳:也訓練老師怎麼使用電腦。所以我第一次打電腦是您教的。還有您第二次當所長時,很想發展語言考試(1991-1992),您花了好多心血。

訪問者:陳立元、林秋芳
類型:錄影訪問
時間:2016年4月17日
地點:臺大文學院國際華語研習所
整理:林秋芳、蕭瑞鈴
向上滑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