訪 丁愛博教授

一、當時您是在什麼樣的情況之下開辦了IUP這個項目的呢?

在1949年以前,美國的研究生會到北京去待兩三年,邊學會話邊寫論文;可是1949年以後不能到那裡去了,美國就開始想辦法。1956年,有八所美國大學合作,在臺灣合建了一個中心,由Cornell大學負責,這就是IUP的頭一年。當時有五個學生到臺灣來,我是五個學生中的其中一個,也就是說從IUP一開始,我就參加了。到了1962年,Stanford為六個碩士生開辦了另外一個中心。所以,IUP的開始是1956年,1962年則是Stanford負責的第一年,由我來當所長。那個時候臺大給我們新生大樓二樓的一間房,只有六個學生;到了1963年,那八所大學決定要把IUP交給Stanford管理,臺大又給了我們木頭建築的七號館,當時我們有二十多個學生。這就是IUP留在臺大的開始。

二、IUP的教學法到現在還是很有效的一種教學法,當時怎麼會想到這麼好的方法呢?

那個時候Cornell Center的研究生越來越不注重會話,老師也都開始幫助他們寫論文。我想這不是學生的問題,是他們的老師常寫信要他們趕快寫好論文。大家都知道,無論學哪一個語言都一樣,只要會話越流利,就越了解材料的內容。我到Stanford管理IUP的時候,學生的一對一課有材料,可是上課時不准帶書進去,完全注重會話能力的操練。學生在IUP的第一年都是會話的操練,第二年則是學生自己決定要做什麼和開始寫論文。

三、您在擔任所長的期間,面臨最大的困難跟挑戰是什麼?

第一是教材的問題。那些在美國學過三年中文的研究生到臺灣以後,說話的能力不一定好。再說,每個學校用的課本也不一樣,要用什麼課本也是一個問題。若是給他們跟美國一樣的課本,會使他們的內心感受不好,是吧?像耶魯用的是趙元任先生的課本,非常好,但不能再用,需要新的材料。第二個問題是關於老師的。我們中心老師的英文也不是那麼流利,所以需要把所有美國用的課本翻譯成中文給老師。雖然我們先給學生考了試,想了解他們到底是哪一個程度很容易,但是要從哪邊開始學卻是很大的一個問題!我想這是教學方面最大的問題了。

四、我們發現最早的IUP學生中有一個高中生,後來主要都是研究生。這中間為何有這種變化?您對當時有什麼印象?

我記得Stanford Center除了那六個學生,還有一個高中生,他的父親是美國的diplomat,只有這一個,不久就走了。可是IUP方面,一直沒有不是研究生的學生,學生至少要學過三年的中文。

五、當時是怎麼決定教務主任人選的?

我來臺灣的時候,教務主任是高恭億,他是由Stanford大學的倪文遜(Joseph R. Levenson,中文名:倪德衛)和劉子健(James C. T. Liu)兩位教授決定的,我沒有參與。我想他們一定是跟臺大中文系的人聯絡的。高先生做得非常好,其他的老師也都是他選的。

六、IUP時代跟臺大中文系的關係有多深呢?

我們中心有一個顧問團是由臺大的老師組成的,他們給了我們很多幫助。從IUP到現在已經五十五年了,有些記得,有些忘了,我記得顧問團當中有一位專門研究中國文學史的臺靜農先生!他人很好,很會說話,也很會開玩笑。還有幾位像沈剛伯先生、錢思亮校長,他們都非常關心我們,所以很順利。

七、您在擔任IUP所長的時候,有哪些最難忘的事情跟最難忘的人呢?

那些教授我當然記得很清楚,因為我們常聯絡,可是我最佩服的是老師們!當時是一個老師一個學生,我們發現學生上四個小時單班課實在太多了,老師教得很吃力,所以後來改成三個小時的單班課,一個鐘頭的合班課。老師們都非常用心地對待每個學生,那是我很佩服的。

八、當時有哪些學生是您印象深刻的?我們記得有一封您為所羅門先生寫的推薦信。後來聽說有一位所羅門先生擔任過國務院重要的政府官員,二人是同一位嗎?

我好像聽過,可是忘了,真的不記得了。所羅門是誰?要是看到臉的話,我就會記得。

九、您對現在的ICLP有什麼期待嗎?

我用英文說說。I received the newsletters. I’m really impressed with each issue. You know…… The students write with such ease, with such expertise about experiences in Taiwan and so on. And it’s a wonderful indication of the quality of the education that they’re receiving, you know ……. I know it must be very difficult to train them to that level, but it’s really impressive, pretty impressive. So, I just wish you continued success in the development of such excellent students. I’m really, really impressed.

訪問者:陳立元
類型:視訊訪問
時間:2017年2月2日
整理:林秋芳
向上滑動